魔法少女安然♡

热爱百合,是个百合杂食党,特别特别杂食的那种,但是很挑食【。】
特别热爱魔法与少女与抑郁向的东西,是个扭曲的厨
男孩子苦手
主推昭甄和胜出,副推雫奈
入坑有:
魔保育/MHA
随缘更新,开心就好

【双冰】only my princess

cp王昭君X甄姬

私设如山

ooc慎入

流水账式写作手法

用实力证明自己不适合长篇,可能没有二

————————

「甄姬」

啊……又来了。

眼中又出现了母亲的身影。

母亲很喜欢伫立在窗台眺望远方,那一站,很多时候就是几个小时。明明那里除了脏乱不堪的街道,和狭小的蓝天以外什么都没有。

最后,总会在嘴里喃喃着什么。

关于父亲的什么。

————————

甄姬是在五岁的时候被接回真正的家里的。那时候的她似乎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成为千金小姐的一天,当然基本只是名义上的。

过去甄姬只和母亲过着清贫的日子。说是清贫,更多时候都是三餐不饱,似乎有一次半次能吃的满足,在小孩子甄姬眼里也算是一份大餐了。

少见的车,厚实华丽的洋裙,诸位仆人。现在有的是属于她的。

母亲终是等不到父亲而死去,也正因为母亲的死去,她才得以回到这个家。

这个原本就是她的「家」。

————————

千金大小姐可不好当。繁杂的礼节只是其次。更多的压力更是来自于同父异母的姐姐们。从小便有所教养的大小姐便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与「庶出」相为姊妹对她们来讲简直过分荒唐。夫人教的她们绝不与平民窟的人有所交往,甚至生出不自来的优越去贬低,已经是常事。

甄姬在那也不比以前好过。庆幸的是,九岁之后她就不那么认为了。

————————

姐姐们不仅都有自己深为「喜爱」的贴身女侍,而且常与别家的小姐参加各种茶话会,或出没在她们压根听不懂的音乐会中,好友总是有那么几个。

甄姬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吃了苦头,在九岁生日时才总算获得一个好朋友。

虽然是爸爸作为生日礼物所给予的,但甄姬记得这比任何一个无价之宝都要更好。因为那是她所最为珍惜的朋友。

能结下羁绊的朋友。

————————

「甄姬小姐?您去哪了?要上法语课了。」

啊,惨了。

甄姬很讨厌王昭君在叫她上课时那执着的神情和无论怎么藏都会被抓出来的直觉。

明明那些还没有钢琴课有意思——

「这次是在钢琴底下吗。」

「噫!!!」

被抓到了。有时候甄姬会觉得王昭君会有什么魔力,次次都能找到自己。

说实在的,自己学了大部分时候也没有用。要谈继承,有哥哥。要谈礼仪出面,有姐姐。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去。所以甄姬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地去学习。

「这里的语法要用……」

比起枯燥的文学课,甄姬更喜欢钢琴。她享受钢琴课时的每一秒。那些音调随着甄姬的手,在空气中跃动着。轻快的乐曲好似下一秒就能像跳芭蕾的女孩轻舞着。

「钢琴课要等到下午哦。」

甄姬这才回神,发现王昭君正看着自己在空中无声地弹着钢琴。

「抱……抱歉。」甄姬有点不好意思了。

好喜欢这个镜头噢

追寻到了什么是「特别」因而满足之余又格外幸福的七海灯子

无法理解无法触碰无法拒绝,叹人狡猾却只能咽下的小系侑

监督真是个鬼才。

【百合/原创】平凡之下

——9.5 星期三 晴

「晓阑夕」

……还是不敢打招呼。

晓阑夕悄悄张开了双眼,目送着那人的背影逐渐走远,然后直到车开走,可视目标消失。

到底一声都没发出过。

本来只是慢悠悠地在等待公交车,结果看来车方向的时候刚好和夜簌寂的眼睛撞了个正着。慌慌张张地把头往回转当无事发生过,心跳倒已经停不下来,死死地低着头当看手机,扒拉了好几次刷新还是没有一条新信息。

冒死地又往那边看了一下,恰好能看到她的侧颜。

哦,人家压根没认出自己。

咽了口水,假装看车地望着那边。离车来还有一段时间,晓阑夕想着这样就能偷看夜簌寂的侧颜了。虽然这么做似乎不好,但她是真的忍不住的。

思春期的女孩子还没有自控力到不去控制眼中的爱意。

夜簌寂的脸棱角分明的,比一般女生要少点稚嫩和女子气,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冷厉。说实话,她的脸很适合露额。偶有机会看到把刘海撩上去的夜簌寂真实能让晓阑夕心动不已。

真好看啊。晓阑夕不禁这样想到。

当然这样的想法在夜簌寂上车的时候就停止了。她只得愣愣地看向车里去的方向。

然后继续等车。

————————

我果然还是不适合长篇大论……偶尔打打原创小段子好了。

贺动画开播

今天是过激侑厨

这就是传说中的聚众吸鸦片吗【?】

「王权说过,人不需要朋友。」
「才没有这回事。就连王权也有朋友。」
「……谁?」
「叫做最高速的可爱魔法少女。」
「算了,不说了。就这样抓稳咯。快到山上了。一定能马上找到她们的。」
「你是王权的朋友?」
「我等一下证明给你看。会咬到舌头的,先别说话了。」
「这个护身符是做什么的?」
「这小鬼问题还真多耶。有祈祷安产以及交通安全……也就是向神明许下小婴儿能够顺利出生,还有别发生交通以外的愿望。」
「你要生小婴儿了吗?」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