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安然♡

热爱百合,是个百合杂食党,特别特别杂食的那种
特别热爱魔法与少女与抑郁向的东西
每天都要吸昭君
深陷于魔法少女的坑中
男孩子苦手,既不会画也不会描写,就很绝望
主推昭甄和胜出,副推雫奈
入坑有:
魔保育/MHA/农药/崩三
周更,并且龟速
拒绝ky

【双冰】【昭甄】Alice(三)

cp王昭君X甄姬
ooc慎入,流水账式写作手法
灵感来源于歌曲《Alice》
————————
「甄姬」
甄姬一直都很羡慕王昭君,因为她没有办法像王昭君那样,能够散发着令人想要接近的气息。
并不只有初一的学生代表这种荣誉称谓,在初一时的表现更可以说是全优。各科成绩都能很好地保持着,外貌也是清秀养眼,在学校算是数一数二的有名人。
虽说她看起来总是一副很冷淡的样子,但是接触过王昭君的人都知道,她其实很好说话也意外的温柔。
早上的空气有点冷,想不到一转眼便是十一月了,对于开学还在抱怨什么假期太短的学生来说,现在大概就是最讨厌的时间了。
怕的是期末考。偏偏期末考完了就是寒假,上千名学生期待着的日子。
当然这似乎是最折磨人的日子。似长跑,慢慢熬过了最艰辛的时刻乃到达终点。又似短跑,明明前一秒还在起跑线上,后一秒又不知不觉到达了终点。
难得的周末也只能在成堆的练习题里度过,真是令人发指。
王昭君主动提出了要甄姬帮忙补习的要求,甄姬也不好拒绝。只是自己的成绩一直停留在中游,而且和别人解释题目的时候总是会解释的不清不楚的,总让甄姬自己有点自卑。
虽说甄姬比王昭君大一个年级,但是甄姬自身感觉王昭君根本就不需要补习。平时的普通测验也好,期中考也罢,她没有一次不是在前十的。
这么一对比自己还真是惨败。
说起来王昭君为什么会和自己成为朋友呢?甄姬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如果是因为每天放学都一起回家的话那也太巧了——居然每天都能遇到,真巧。
最近总是被孙尚香说自己傻傻的,动不动就笑起来,放学了就直接瞬移不见人影。
「你这个朋友交的像谈恋爱一样。不过也好呢,最近你笑的次数变多了。」
虽然这不是重点——但像谈恋爱一样是什么意思啊?搞的甄姬最后又解释不清还弄得脸红了。真讨厌。
把深色的长发好好地扎起来,并且梳理好着装,忐忑的看着时钟。现在是八点半,约好了王昭君十点过来的。
好紧张。
说实话,从小到大甄姬都没有邀请过任何一个朋友来过自己家里玩。孙尚香也是,因为她们两个住的太远,不方便。
所以总是甄姬第一次邀请朋友过来家里——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后辈。
先吃早餐吧。甄姬这么想着就进了厨房自己开始折腾。甄姬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母亲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还会连续出差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所以她早就习惯了自己一个人。
面条和粥对于甄姬来说是最健康和好吃的早餐。能在冷冷的秋天吃上暖暖的食物实在是太棒了,甄姬是这么觉得的。
叮咚——
是门铃声。
居然已经到十点半了吗?刚吃完早餐的甄姬急急忙忙地跑向门口,转动着手柄打开门。
为什么秋天会有这么亮的太阳?甄姬这么想着,看到背着光的王昭君。
「早上好,甄姬。」
tbc.

【双冰】【昭甄】Alice(二)

cp王昭君X甄姬
ooc慎入,流水账式写作手法
灵感来源于歌曲《Alice》
————————
「甄姬」
甄姬是一个胆小鬼,从前是,现在也是,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并且也这么认为的。
大多数人不过是觉得甄姬文静罢。在小学时,已有审美观念的小孩子自然非常喜欢和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小仙女做朋友。倒是甄姬总不开口讲话,也不是不想讲,还倒是有不少话想讲的,思来想去害怕别人会听不懂时别的新朋友已经在开始下一个话题了。
跟不上话题导致了甄姬无法融入班级,而且总是比别的小朋友做什么事情都晚一步。
孙尚香是甄姬的第一个实际上的朋友。
孙尚香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专心进来的,大大咧咧的性格很是受班上的同学。
也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怎样,孙尚香总是喜欢粘着甄姬。但她自己也不嫌烦,毕竟,有个朋友总比没有好。
倒是说起洛神这个外号,甄姬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收到过隔壁班的男孩子的情书,洛神这个外号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男孩子里传开了。放学后总会有那么几个搭讪的,其中甚至有学长与学弟。
完了罢,到了初中,同一小学的男孩子也把这外号传开了,自然叫的人不少。
清脆悦耳的下课铃打醒了甄姬,发呆的她怔怔地看向黑板左上方的时钟。
5:00
收拾书包走出课室再跨过操场走出校门,所有动作都是这么一气呵成,甚至她还听不见孙尚香叫她。
在期待什么?
甄姬这样询问自己。心脏里的小鹿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撞的甄姬晕头转向。
这个点地铁站人多,甄姬小心翼翼地走向站台。想着车什么时候来的时候,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
「学姐也是做地铁回家的吗?」
甄姬可差点没吓死,身体猛地抖了一下。
好好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尽量装的看起来冷静一点。
「……是呀,你哪个站的?」
————————
倒是没有想到,王昭君是比自己前一个站下车的。一路之上甄姬简直感觉实在尬聊,也不知道王昭君是怎么应对这个尴尬的情况并且向甄姬抛出各种各样的话题。
相比之下甄姬还真是个胆小鬼,各种话题都没法好好接,话也少的看起来很高冷。
这么想着刚才的事情,甄姬开了家门就冲进自己的房间狠狠地摔在自己的床上,把脸捂在柔软的被子里蹭来蹭去并且发出一些“嗯嗯”的赌气声。
为什么自己这么丢脸啊?
tbc.
我是sb,居然以为自己上个星期更了
等我国庆补多一篇x

【双冰】【昭甄】Alice(一)

cp王昭君X甄姬
ooc慎入,流水账式写作手法
写到哪想到哪,剧情毫无逻辑
灵感来源于歌曲《Alice》
——————————
「いつか ぼくが 居なくなったなら,
哪一天如果我不再留于此,
きみは一人で行くんだぜ,
你会一个人走下去的吧。」
——————————
「甄姬」
睁开眼,灰暗暗的天花板映入眼眶。从窗帘缝透出蓝色的光表明着现在还很早。
甄姬躺在床上发了会呆,然后才意识到,今天起来的时间比在闹钟上制定的早。
柔软的被子和床让甄姬只想好好再睡会儿,这么想着的时候,她突然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
甄姬边想着,边昏昏地又睡去。
那好像是一个开学季。
明明看起来很晒的阳光却以外地温柔,让甄姬总觉得现在不是夏天。
等等,太阳?温柔的?在九月份?
甄姬在这么想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揽住肩膀——
「我们的洛神甄姬在发什么呆呀?」
甄姬向那人看去,是孙尚香。
「都说了不要叫这个外号了……怪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又不是配不上!」
孙尚香是甄姬在初中时候的第一个朋友,也是甄姬的同桌。晃晃荡荡的双马尾好似昭告着主人的性格——大大咧咧的。
甄姬一边被这样揽着,一边和孙尚香在学校里的角落散散步。这是她经常这么做的事,人少的地方总会让她们俩很舒适。
温柔的不真实阳光透过树叶的细缝打在甄姬身上,总让她有点晃神。
「你觉得这期新生怎么样?有没有喜欢的小学弟呀。」
「还可以吧……那个新生代表好像不错,好像叫什么来着?叫……」
「王昭君?」
王昭君。
这个名字突然让甄姬突如其来地难受。
怎么回事?总觉得胸口有点闷。
甄姬只当是早上没有吃饭,可能由饥饿引起罢了。
时间不快不慢地到了中午。
午餐时间到了。甄姬拿起早上带来的便当走去教师办公室。
因为是优等生,再加上从初中一年级就经常出入这里,老师们对于甄姬使用微波炉并出入办公室都是熟视无睹的。
学校里有个角落,因为被前面的花坛遮掩住了,所以没什么人知道这里,就连大扫除都只有甄姬会来这里扫。
连孙尚香也不知道。
领着便当拨开脚边的花花草草,本来只有嫩绿色的环境下出现了一摸违和的浅蓝色。
甄姬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颜色很眼熟。
不,是的确很熟悉了。
那人似乎察觉到了,她转过身来。
「你好?」
tbc.
开学了啊x以后周更吧,时不时会上来看一下的。
这个号的主推荐和主产粮都是百合,基本都是双昭和双冰的。
偶尔会也推一下云亮的。
没了,爱你们。

说含有敏感词是什么玩意……没看出有什么不妥啊……

【双昭向】秘密

ooc慎
有视角切换
流水账式写作手法
新昭君X旧昭君
关于称呼:
新——王昭君
旧——王嫱
以上OK的话就开始吧
——————————
「王昭君」
昭君有个小秘密。
那是难以用话语说出来的,她也曾试过找人倾诉,但那种事的难以启齿程度终是超乎了她的想象。
起因可能是因为自己。
她第一次来到王者峡谷的时候是被人接来的,接她的那人自我介绍道是王嫱,是昭君要接替的人。
昭君看到她的第一印象大概是冷漠。
但事实却并非。
王嫱一步一步地带她熟悉王者峡谷里的一草一木,峡谷里的人,峡谷里的一切。她们在相处中的半个月里很是欢快。
昭君发现,嫱其实一点都不冷漠。她会在昭君训练的时候递上一瓶水,她会在昭君遇到困难时第一个出手相助,她会与她倾诉烦心之事。
嫱冰蓝色的瞳眸里全是对她一人的温柔。
在嫱对她微笑之时,昭君的心开始直跳,脸也因此升温。
她曾问过小乔,这是什么,为什么自己对那个人会这样?
小乔的回答让她在接下来的一整天都没换过来: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呀。”
这就是喜欢的感觉吗?昭君在心里问自己。当她还没来得及想明白时,她得知了王嫱要走的消息。
她告诉昭君,她们本是同一人。
她告诉昭君,昭君是要代替她的。
她告诉昭君,系统在王嫱消失之后,会将昭君的记忆消除。
——————————
「王嫱」
王嫱答应了昭君要送行的请求。
她现在与昭君要前往的地方是她将要消失之处。
王嫱在消除这件事上没有拒绝的余地。
王嫱知道,昭君会比自己更受欢迎,也会比自己更加强大。
在起初,王嫱也认为自己会恨昭君。
但她错了。
率先表现出温柔的是她自己,
率先帮助她的是自己,
就连率先接受昭君的,也是她自己。
这又算什么?王嫱不知道。
与昭君来到要将自己销毁的地方,那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除了飘洒的雪,地上的积雪和灰蒙蒙的天空以外没有别的东西。
王嫱呆呆地看向天空发愣,突然感觉自己的腰被从后环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昭君。
昭君的头埋在她的肩膀,蓝色的长发蹭到了王嫱的耳垂,让她不免感觉有些痒。
昭君问她,可不可以不要走。
王嫱回答,她必须走。
——————————
「王昭君」
昭君看着她在眼前逐渐变得透明,她想伸手去抓住王嫱时,她只抓到了空气。
在最后,王嫱笑着对她说,请好好的活下去。
昭君哭了,无声无息地哭了。
她想,她的秘密永远永远也说不出来了。
end

被爱因斯坦的那句欢迎回家圈粉了w
看圣痕的时候一直以为是个冰山
没想到是这么温柔的人啊w

“再见了。”
前两天玩嗨了忘记传图了……
每日吸昭(1/1)

“怎么了?不舒服吗?”
今天的昭君w
好希望开学有个像昭君君一样的小天使同桌啊——
日常吸昭君(1/1)